56k26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八章 色字帶刀看書-q7343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临邑看着眼前这个信心满满个头不大的小女子,有些失神。
“你,给我断后?”临邑的手指在丁潇潇与自己之间来回指了一遍,好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你知道断后是什么意思吗,有多大风险和责任吗?让你断后,我还要不要命了?”
丁潇潇看着临邑看不起自己的模样,措辞了一下之后,决定不和傻子计较,继续说道:“你就尽管放心去,屈雍交给你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全剧终,你可别怪我。”
“全剧终?”临邑不解的问道。
看着对方抱着肩,显然完全没打算接受自己的意见,丁潇潇摇摇头,觉得对方对自己的成见,已经是一座大山了。
“总之,这条通道可以到院外,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洞口看着。而且我承诺片刻之后就会有个机会,外面的守兵都会进来,要走不走随你便,或者你把这个通道和我一起卖了,也无所谓。”丁潇潇转身向外走,地上突然传来一阵痛苦的呢喃,登徒子兵醒了。
临邑不明就里,看着他挣扎蜷缩着,很是痛苦的模样,默默后退了几步:“你,你把他怎么了?”
靈妻動人,皇家第壹妃
丁潇潇又踩在他肩胛骨上,就在兵丁想要引吭高叫一声的时候,丁潇潇凑在他耳边阴恻恻的说道:“想叫你就叫,只不过我保证,你另一边的肩胛骨碎的会更彻底。”
“啊……呜……”兵丁的开口音果断成了闭口音,喉咙里呜呜噜噜,指尖狠狠在地上摩擦着,惨是惨了点,活该也是真的活该。
临邑以前只觉得丁潇潇是个贪小便宜还有点邋遢的女人,今天才发现,这位郡主下起黑手来,也是不遗余力。
“我下的脚我有数,你这骨头是碎了,要是不好好治一治,下半辈子应该只能瘫在床上,那些美娇娘小媳妇儿可就只能看看了。”丁潇潇说着,用脚戳了戳他的腰。
兵丁紧张的呜噜声也不敢出,就希望郡主当自己是个死人才好。
“不过我有个小大夫,医术高明,柳神医关门弟子。他要是肯给你治一治,或许你还能有机会重振雄风。”丁潇潇把脚从他腰上撤回来。
始终保持着学渣听高数姿态的临邑,终于在最后一句里听出了些端倪,眼神在地上的兵丁脸上扎了一下,得到一个萎缩躲闪的回应之后,他立刻知道这货躺着是因为什么了。
“你们是护城军啊,是金将军手下,居然在执勤的时候打这种主意!?简直是军队之耻!”临邑抽出短斧,几乎要直接断了他的脖子。
“先别激动,临邑大人。”丁潇潇气已经出了,反倒显得淡定很多,“我再问你一次,想不想治伤?”
戒不掉·爱你
穿越明朝之牧狼 无斋
兵丁赶紧点头:“郡主,小的吃坏了脑子憋出个馊主意,您可千万大人不记小人过啊,饶了小人吧。”
抗战之绝地杀神 婉峰徐徐
丁潇潇见他已经彻底听服了,微微颔首:“好!你只要愿意立一功,神医弟子立刻为你看诊。”
代嫁傻妃
“但凭郡主吩咐。”兵丁像个蝉蛹一样,只能动动头和屁股。他不知道自己这幅德行,还能怎么立功。
丁潇潇推开顶盖,朝丁一使了个眼色,他立刻下来,将地上的兵丁捡起来往外拖。
临邑很是钦佩,这个郡主虽然手下不多,可都是不问缘由,命到令行的,比军队的作风还硬朗。
“剩下的交给我,你去是不去自己决定吧。”丁潇潇跟着丁一上去了,剩下临邑一个将信将疑,顺着通道向外爬去。
户外的阳光带着午后的慵懒洒在精致的庭院上,丁潇潇看着自己拥有的第一个产业,心里微微有些不舍得。
地上的兵丁由于搬动,疼的满脸大汗,但是为了日后有机会能重振雄风,他咬牙挺住一声不吭。
“有这毅力,干啥不行,金将军的位置都是你的!”丁潇潇忍不住吐槽。
丁一垂手立在一边,等待丁潇潇进一步示下。
已经过了正午,阳光不刺眼但是温柔,最是一日之中犯困养神的时间。所以这个人丢了这么久,也没人特意去找,毕竟如此安静的遇袭,可能性太低。有所疑心的人也是以为他偷跑去哪里躲懒贪睡了,而自己也正有此意。
丁潇潇就是要借着众人昏昏欲睡的时候,来点刺激的。
“你怎么受的伤?”丁潇潇蹲下身来,低声问道。
兵丁眼神里写满了我怎么伤的你不知道吗的疑惑,之后便被求生欲覆盖了:“我,我自己摔的。”
縱橫次元系統
丁潇潇冷嗤一声:“那你自己把自己摔死好了。”
说罢,她站起来便要走,兵丁赶紧改口,低声道:“我是……我是……咎由自取。”
茅山術之捉鬼高手 小聲長談
丁潇潇还是不满意,往外走的步伐依旧。
兵丁眼珠转了转,结合刚才看见临邑在地窖的情形,终于在“重振雄风”的刺激下,智商爆棚了一下:“我是被外人入侵打伤的。”
丁潇潇果然停下脚步,转回身蹲在他旁边:“是吗?什么样的外人?”
发现解题思路正确,兵丁立刻滔滔不绝开始发挥。
“我刚才进来撒尿,怕污染了郡主娘娘的宝地,所以就找了个靠墙的偏僻之地……”兵丁一边轻声说着,一边观察丁潇潇的脸色,以确定自己的方向是否还正确。
“可是,我裤子还没解开,突然被人从身后袭击,连声音都没喊出来,就晕在墙角了,幸得郡主发现,将我救醒。这个人一定还在院中,要赶紧排查各个角落。”兵丁终于编完了,除了裤子还没解开这句说的痛彻心扉、真情流露之外,其他的都战战兢兢,唯恐犯错。
丁潇潇很满意,赞许点头。
“记住你说的话,再背两遍。”
兵丁立刻听话的闭上眼睛,开始默念。
丁一则在丁潇潇示意下,揪住兵丁的两条腿,将他拖到墙边,盖了些杂草在他身上。
在地上拖的浑身是土,兵丁依旧在默背自己编的故事。
眼看着一切都安排好了,丁潇潇运了运气,高声嚎道:“这是什么呀!哎呀!快来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