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qpe精华都市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10浪的把房子燒了讀書-qjlr9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这是姑姑的套路。
陈落河就是这么给收了的。
问题是,周淑芬居然不肯。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有病,拜把子!老娘做你小弟呀!走了走了。”周淑芬裹着衣服蹦蹦跳跳回家了。
躺在床上她在想,这个家伙真可怜,从小原来没人要。
这时,韩奉武灰溜溜的跑去了前面的车上。
醫護花叢 煙色欲望
罗杰斯就问儿子:“真喜欢他?”
“嗯。”韩奉武点点头。
在渣男父亲面前他不掩饰心思。
十几岁的少年眼中是单纯而热烈的火焰。
这是种非常直接发自灵魂的喜欢。
卡门 谢琳
和身份,地位,财富等等其他东西没有任何关系。
小二狗子看的挺嫉妒的,因为他的感情生活浑浊太多,且青春距离他越来越远。
罗杰斯忽然发作起来,拍着儿子的肩膀:“娶了她!谁说不,老子提十万兵马灭他去!”
“好!你说的。”
“嗯。”
“你说爷爷会不会不同意?”韩奉武忽然问,这证明在他心中爷爷的位置比谁都重要。
小二狗子满脸不屑:“你理他干什么?”
这下,他将儿子惹毛了,韩奉武吼道:“对你父亲保持点尊敬,在人前人后都必须要这样!”
“。。。”
“走了,看你就烦,再说今晚你肯定又在哪里开好了房间。”韩奉武要去拉门,罗杰斯忙拽着他:“今天我特么没约谁,我们一家得聚聚,你妈妈在等我呢。”
“哟,皇上翻牌子终于找到我的母妃拉。”
罗杰斯黑着脸赶紧开车,二十分钟后他们在太平山腰的别墅见到了海蒂拉玛。
罗杰斯上去就抱住她:“可想死我了,亲爱的。”
白水村往事 長弓羽箭
海蒂拉玛甜甜的笑着:“我也是,哈尼。”
韩奉武。。。无聊的踢着地上的地毯边角,罗杰斯回过头来:“喝一杯怎么样,儿砸。”
“无所谓。”韩奉武说。
“得点起篝火。”海蒂拉玛兴奋的说,然后她就去放火。
韩怀义是在四十五分钟后被惊醒的。
他從末世來
因为那栋房子给点着了。
貫穿天地
罗杰斯狼狈的扛着烂醉如泥的儿子,拖着光着脚却在疯笑的海蒂拉玛冲出屋子。
今天晚上怪他。
他用伏特加和百利混搭一大扎壶之后,只在里面放了些可乐掩饰酒精口感。
这种酒如今在夏威夷流行。
因为这种酒非常的好下口,但酒精浓度很高。
放在后世就是典型的失身酒。
很多男女喝完醒来都会惊叫你是谁。
女孩子是因为进入的男人太陌生,男人是觉得你卸妆化妆怎么是两个人,哇,真尼玛惊悚。。。
这货居然用这种酒折腾女人和儿子。
韩奉武很快不行,骂他几句后睡在了地上。
海蒂拉玛却扛得住。
儿子既然已经呼呼大睡,海蒂拉玛就露出了裱錶的气质和情人说:“来呀。快活呀。”
她是演员好不好,还是明星,又好看。
罗杰斯就受不了了,但是那得再喝点才能助兴啊。
让他懵逼的是,海蒂拉玛过去和他只是装醉,今天却真上头了。
于是罗杰斯就看到了他从未曾看到的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我是壹個炫舞騙子
鼓掌个毛啊嗨起来,干!
海蒂拉玛发着酒疯跳着舞,罗杰斯都拦不住她,然后这娘们就壁炉里燃烧的木棍拿出来跳印第安人的舞蹈,然后开始点窗帘,沙发,罗杰斯的衣服。。。
烧起来了!
就是这样烧起的!
罗杰斯灰头土脸的坐在气的都快中风的韩怀义面前说。
多少年了,韩怀义总算能感受到自己少年时期,大哥看到自己那副德行时的痛心疾首。
“你是将军,统领那么多的部队,如今也享有卓越的声誉,却在私下干出这种事,我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的话,我的老脸往哪里放。”
“白天,月生他们问我,太平山怎么着火了,我怎么解释?”
“我说我的儿子玩的太嗨?”
韩怀义口吐白沫的蹬着腿:“你滚。”
罗杰斯不滚,捏着他的腿:“消消气老头子,我以后会注意,这娘们酒品太差,但是你看到了,我救出了你的孙子,我还是有功劳的。”
“滚!”
都市梟雄傳
滚就滚,罗杰斯抱着消停的海蒂拉玛上楼了,韩怀义仰天长叹:“报应啊。”
重生·繁华梦阙 清弦
他去扶起有些清醒了的韩奉武:“孩子,睡觉去吧。”
次日。
没有人问韩怀义昨天发生了什么,因为大家已经知情。
罗杰斯却没事人似的和演技十足的海蒂拉玛继续秀恩爱,笑吧,这个世界不就是我笑笑你们,你们笑笑我吗?
但是周淑芬问了下韩奉武:“昨天太平山着火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君为聘 夏木果子
韩奉武思来想去不想骗她,道:“我爸爸和我妈妈喝多了,然后就。。。”他还是掩饰的说:“然后就不小心点燃了窗帘。”
“你爷爷肯定气坏了。”
“应该是,但是老头子的心思很深,我看不出来,但是我相信我老子要倒霉了,真是期待啊。”
然后韩奉武就不提父亲了。
他假装无意的去拉起周淑芬的手:“走,咱们去吃婚宴,我带你拜杜月笙做师傅,这样以后你在江湖上就威了。”
“有病呀,我才不要出来混。”周淑芬去掐他,挣脱开,道:“今天我带来。”
十分钟,两人快到九龙时摔到路边的一条沟里,亏得有人看到将他们捞起来。。。
韩怀义赶到医院时,韩奉武架着一条腿,周淑芬则吊着只胳膊。
另外两小都灰头土脸的,头上也都包着,就和印度阿三似的。
“我。。。。”韩奉武不知道怎么说才好,韩怀义哭笑不得,道:“算了,等你月生叔下次结婚,你再参加吧。”
“他还娶谁?”
“他和姚玉兰还没领证呢,今儿娶孟小冬,家里几个又要参合了,呵呵。”韩怀义幸灾乐祸的很。
也就在这时。
轰隆——九龙影视基地忽然传来剧烈的爆炸声,这是军用火药的爆炸声。
看着那边的浓烟,韩怀义皱起眉头。
十分钟后消息传来,今天有家周氏电影公司开拍动作片,但道具部的火药被人替换,时年香港影业蓬勃发展,韩怀义给予小公司生存土壤让他们竞争,但竞争开始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