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iujt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血沃中華-第一九三章 都是寶貝呢閲讀-tubgf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
赵晓兵当然知道,世界很大,他也想出去看一下呢。
四弟让他某个差事做,他问想干啥?
四弟说他也没有想好,想做官,又怕他不给,倒是想去做些些奇巧器具,就是找不到师傅。
搏长生 叮伶
漫天飛舞的蒲公英,傾聽愛語
他问:“真想做官?自家兄弟可要说实话。”
“做官肯定没哥做得好了,就想做些有用的东西出来,我在临安见到过好些新鲜物事。”
“马上要打仗了,这大江航道怕要一时断了一时通啊。”他有点感慨了,饶是谁,也改变不了。
“你去找你双双嫂子,去大凉山干两年吧,那里要建州,我看你媳妇有点那边人的味道呢。”
網遊之邪靈刺客 夕風亂
“哥就是哥,谢咯。”小四高兴了。
王者聖經 墨凡齋
“谢个串串,出去花了我那么多钱,也不给我带根线头回来呢。”
“我给嫂子们带了的。”
“呵呵,好嘛,还算有心。你的那四个警卫我可要收回,这是罗城的规矩,将来有需要按照规矩再配。”
“哦。”四弟心有不甘地答应。
次日,他让那几个警卫回罗城接受咨询,这是陈震山定下的制度,凡是外出执勤三个月以上者,都必须接受情报部审查。
總裁的臨時夫人
中午,罗城来信,曹友闻和魏忠请他去嘉定,原来是老曹已经来了,他只得立刻启程前往嘉定府。
三人一见面,他就对着老曹埋怨起来:“将军有事呼唤小子就是,何必大老远的跑来。”
老曹一阵客套后入席,坐定开席吃酒,他说幸亏他们动作及时,砍了三个作乱者才稳定了夔州路局势。
现在江东各地已经乱纷纷的,都欲自立为王了。他拿着朝廷的勤王诏书也出不了川,孟巩看到他大队人马下去,在秭归拦住了,说是临安朝廷的皇帝到臣子都被蒙军掳走了,蒙军已经北还,如何勤王?
孟巩也没让他空手而回,将秭归让给老曹驻守,算是给他一份见面礼了。
老曹让曹友凉驻防秭归,是在帮着孟珙守门户,下游还有大量江船上来避难呢。
赵晓兵让老曹都收下,实在放不下就让他们上行到重庆,泸州来,都是宝贝呢。
“官家久无音讯,如何是好?”魏忠问道。
老曹也举起杯子看着他,大家一起碰了一下吃酒。
“官家无音讯便是不知去处,我等守土有责,当坚守岗位,保社稷平安。”赵晓兵古今并用,回答了魏忠提问。
“难道便无所事事?”他又问。
“将军和丁大人共领制置司,可去成都与丁大人商议,去除谣言,稳定民心,以待消息。若官家真的遇难,再从长计议。小子以为我川陕制置司地大人多,物产丰富,定能扛起驱除北蛮之职。”
曹友闻听了他慷慨陈词,精神大振,连连叫好,举起酒杯喊干了。
次日,魏忠给他俩送行,他和曹友闻逆流而上成都。
丁辅在家设宴招待他们,老夫子先是涕淋一番,说是朝廷自宋太祖开基以来便多灾多难,如今官家又生死不明,如何如何的呱唧了一大通。
老曹都不想听了,问他:“丁公以为如何。”
赵晓兵在想,老夫子怕也没什么招。
“没了官家,如失考妣。老夫何为?”丁辅两手一摊回答道。
老曹和他碰了一个,将嘉定商议之事说与丁辅听,都是大义,老夫子自然要支持。
赵晓兵说当前他在汉中,曹将军在重庆拒敌,只得由丁大人扛起制置司大旗,号召川陕民众共据北蛮。
武将整军备战,文臣躬耕、治理地方,潜心积蓄力量,定能光复大宋江山。
丁老夫子听了意气风发,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有聊发少年狂的味道了。
他高声说这就干了,举起酒杯喊“干。”
随后,赵晓兵再给他建议把四路的老人请回来稳定局势,共商救国大计。
这种情况,赵晓兵只能蜻蜓点水了。
几十岁的老政客了,都是江湖老司机还不知道怎么办,只不过是在犹豫中耽误时间,错失良机而已。
他和曹友闻已经稳定了军队,丁辅再出面稳定社会,这世界照样转,没什么大不了的。
原諒我孤獨成性視妳如命 千古珊瑚
老曹说收复克木花费巨大,让制置司划拨经费,赵晓兵说老曹移防夔州、潼川也需要盘缠安家费呢。
丁辅说都有,都有,去年下半年的税赋收起来还没有押解临安呢,正好一用。
这不就对咯。
两个随着丁辅一起去书房,提笔写了清单出来送给丁老爷子。
双生姐妹花与恶魔军团
赵晓兵说这临安朝廷没了,川陕也不用再向谁交银子,建议丁辅将田赋等惠及普通百姓的税收减一些,休养生息。
丁辅很开心地答应了。
次日,他和曹友闻离开成都,老曹说他动作快哦,守门兵将都换了。
赵晓兵说成都一百多万人口的城市,丁大人只有300兵丁,不换不行,他让兵丁去维持街巷秩序了。
扶桑默示 莫非奧
两人边走便谈,到了新津请吃黄辣丁,老曹闻着味道就喊不错、不错,提起四方井拍开封泥、倒酒便喝,也就只有这家店才有他的四方井呢。
老曹说他为人实诚,实在难找。
他笑笑和老曹喝酒,说回去之后会整肃下边的兵马,查核将领,若有贪墨违纪亦会像将军那样重处的。
毕竟是特殊时期,不单是将领,新军属地官员他一样要管,清官留下,贪官去之,否则如何服众。
还是希望整个川陕都步调一致,政令畅通才好。
老曹也是心有戚戚,只是碍于当下情况不明,若是官家真的没了,他一样想大刀阔斧施行改革。
船到嘉定,老曹不下去了,直接回重庆。
赵晓兵上岸后和他挥手告别,目送至看不见才去嘉定府见魏忠。
魏忠很感慨,知府去临安时,他还在想哪年也能去朝廷做官,不想才两年过去,朝廷便没了,也不知道敖知府生死如何。
两人对饮一杯后他说给罗城李押司要个官,去犍为。魏忠说正好将县令调上来,便让押司过去做个县承如何?
我怀念的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赵晓兵当然高兴,说若他日制置司缺人,定在丁大人面前举荐魏公去成都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