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zhx1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章 晨跑閲讀-vldow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面端上来了。
周离坐下埋头吃面,手就没了空歇,于是楠哥又绕到他身后,将手放到他脖子处。
“嘶……”
周离脖子缩了一下。
冥判 菇城紫
楠哥有点毛病,假装不知情,还弯下腰来关切的问他:“怎么了?”
周离继续吃面,默不作声。
楠哥环住他脖子的手便立刻微微用力:“大哥问你话呢!”
“没……”
“那你嘶什么?”
“烫着了。”
“这样哦。”楠哥点点头,“那你慢点吃。”
“知道了。”周离低头看着碗中大半碗的牛肉和混杂其中少得可怜的几根面条,“肉有点多了。”
“你就该多吃点肉。”楠哥皱起眉头,“你看你好瘦的,都是骨头。”
“……”
周离余光往旁边瞥了一点,团子正将头埋在一个小铁碗里吃得正香,他迟疑了下,对楠哥说道:“其实团子大人身上也很暖和的,你可以试试。”
“喵?”团子抬头疑惑的看着他。
“我是说团子大人身体强健,不怕冷,所以身上很暖和。”周离解释道,“是不是?”
“是的喔!团子大人是不怕冷的!”团子立马点头附和,“强大的大妖怪都是不会怕冷的!”
“对的。”
周离又仰头看向楠哥,希望楠哥能将魔爪从自己脖子上挪开,转而伸向团子,但事实令他失望了,楠哥神情平静得就像是没有听见他说的话一样。
“唉……”
继续低头吃面。
幸好他的体温很能抗,很快就把楠哥的手暖热了,之后也就没那么凉了。
十分钟后。
盛世丐妃:悶騷王爺我不嫁 隱冬
英雄联盟之最强杀神
周离和团子都已经吃完了,只有老妖怪又新添了一盆,还在战斗。
周离便一边看着他吃,一边伸手去抓团子软乎乎的小爪子,试图将之握住。但团子似乎并不想给他握,又似乎是在和他玩游戏,屡屡在他快要握住时将小爪子从他手中抽出去,然后又放回原处勾引他。
“你不去忙吗?楠哥。”
“我是店长。”
“店长不忙吗?”
“要啊,但是我也可以不忙。”楠哥如是说道,手又一阵用力,“怎么了?想赶我走?”
“好奇。”
“你该喊痛。”
“痛。”周离想了想,又多喊了两声,“痛痛。”
“好假!我忙去了。”
歌神正传 夜断愁
“楠哥慢走。”
“喵!”
随即楠哥转身离去,团子也立马从桌上站了起来,毫不犹豫跳下桌,迈着小碎步颠颠的跟在楠哥后头,一边跟还一边念叨着:“团子大人去看看你做什么……”
周离面无表情的收回手,继续看槐序吃面。
又是十分钟后。
团子小跑着回来了,步频很高,一下跳到周离腿上,坐着仰头看向他:“周泥,团子大人想你啦……”
“是吗?”
“是的喔!”
“那我也想团子大人了。”周离不由笑了,心里暖暖的。
天下是非 醉飲山林
“团子大人要跟你去晨跑!”
“嗯?”
周离有些疑惑,不由扭头四处看了看。
笑容很快僵硬——
他在厨房门口看见了一道橘色身影,正将大半个身子藏在门口,猫视眈眈的盯着团子。
“嘶……呼……”
周离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继续微笑着面对团子:“好的。”
他感受到了以往那些人的痛,以往那些被团子渣过的所有人,痛彻心扉。也是这时他才彻底下定决心,以后坚决不能再让团子出去祸害任何一个人了。
……
雁城的冬天是真正的冬天。
周离向楠哥告别走出店门后,一阵湿冷的风吹来,才感觉到浸入骨髓的寒。
“哈……”
他抱紧了怀里的团子,借此取暖,趁着绿灯赶紧过马路。也就是过了一个路口的距离,再往回看,浓雾已经让楠哥家面馆的招牌看不清了,只看得清两个红灯笼,光也被模糊掉了。
但江边依然有人在钓鱼。
穿着厚厚的防潮防水的衣服,坐在小板凳上,缩成一团,以御严寒。
这些人真的是不分寒暑、风雨无阻,有时候周离还挺羡慕他们的,觉得他们多半过得很随性。
“团子大人还是在这里等我吧,可以去江边找钓鱼的人玩,要是别人又送了鱼给团子大人,团子大人记得要给别人说一声谢谢喔。”周离做着准备运动。
“团子大人知道的!”
“好冷啊……”
“团子大人不冷喔!”团子缩着头,抬起眼帘看着周离,维护着自己大妖怪的形象。
“我要开始跑了。”
“好的喔。”团子就地坐了下来,“团子大人在这里看着你跑,你跑到不见了团子大人再去江边玩。”
“好。”
周离把耳机戴好,深吸了一口气,便开始跑了起来。
跑得越快,冷风越大。
最开始冷风吹得身上冰凉,但很快就暖和了起来,只有脸上依然冷冰冰的,尤其是鼻子和耳朵,头发没跑出多远就被雾气所打湿,刘海结出了小水珠儿。
槐序还是永远在他前面一根电线杆上,只是他现在都懒得嘲讽他了,只低头玩着手机,晃着小腿。
雾气浓重,周离可以放开了跑。
于是他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冷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已经化作了强烈的噪音。在这种平常人绝对达不到的速度中他竟然感到了一丝快感,好像自己很快就能飞起来似的。
可微微一抬头,瞄见前边电线杆上无聊得玩手机的老妖怪,就又有一盆冷水将他浇醒了。
回到原点。
团子乖巧的蹲坐在路边等他,身边整整齐齐的摆着三条小鱼。
周离长呼出一口气,很平静的捡起小鱼,又抱起团子往回走,同时扭头问:“我刚才跑得有多快?”
“没注意……”槐序打了个呵欠。
“这样啊。”周离决定下次还是把手机APP打开,看看自己的速度。
“是不是该去接你弟弟了?”
“是。”
“去哪接?”
“锦官的二流机场。”
“远不远?没有一流机场吗?”槐序不解道,“是不是二流机场更便宜一点?”
“名字就叫二流机场。”周离想了想,“这个地方原本好像叫广都,后来隋朝为了避隋炀帝的讳,又因为在两条河之间,所以就改成了这个。”
“那也不该叫什么二流啊……听起来多不好听,叫双流都要好得多。”槐序小声嘀咕着,又问道,“那那个机场过去要多远?”
“一个小时。”
我的老婆是杀手
“我开车!!”
“我刚才跑得有多快?”
“非常快!”
“行。”
周离满意的点点头,扫了一辆电单车骑回去,换一身衣服,便拿起桌上钥匙出门了。
姜姨的车是一辆甲壳虫,红色的,看起来很是可爱。周离记得这是老周在某年送姜姨的生日礼物,当时姜姨笑骂老周这么大年纪了还送她这么个小女生开的车,但其实开得倍儿喜欢。
所以老周还是有两下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