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uzs优美玄幻小說 青春流火 ptt-第525章 你認識的人-xxnwv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你过来!”魏少辉站在车头处,又好气,又好笑。
“那儿风大,到这里说。”许晖绝不过去,开什么玩笑,说着说着话,你冷不防踹我一脚,不就完了么?
“你过不过来?”
“不去!”许晖使劲儿摇头。
“卧槽,你这是什么狗屁胆量?还特么有脸做建鑫的龙头老大?”
“这不管你事儿。”许晖也乐了,居然连魏少辉也知道建鑫重新选了个老大,不过许晖不认可这个叫法,应该叫总经理,他始终想改变大家固有的观念,但一时半会儿真不好改,只能慢慢来。
“怎么不管我事儿?你特么的去做老大,把老子往哪儿放?”
“这有关系么?”许晖的话刚一出口,就发现有问题,但好像脸皮厚一点,也不是啥大问题。
我的女儿是嫦娥
“你特么的,非得让我发飙是不是?”魏少辉说着话突然迈步追了过来。
许晖哪里能让对方抓住,立刻反方向绕着车子跑,俩人像猫捉老鼠一般围着车子转了好几圈,魏少辉居然蹭的一下跳上了车头,那么漂亮的车,被他的大皮鞋踩的乱七八糟都是脚印,不过还是没抓住许晖。
但是这么一搞,许晖也真有点不踏实了,冲着再度要冲过来的魏少辉直摆手,“别闹了,有话你就说,反正这个地方除了咱俩也没别人。”
“谁跟你闹?老子闲得慌么?”魏少辉也烦了,他一扭头干脆在岸边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到这边来,我坐着总不能反着推你吧?”
许晖想了想,走到大石头的另一侧坐下,反正要离着魏少辉有点距离,俩人都是屁股对着河道,貌似这样安全点。
“知道老子为啥发火不?”
“知道。”许晖点点头,“不过刚才我也说过了,这两天调整一下,我一定会全力卯在丁家村,之前,我是有点自私,但建鑫那摊子事儿,不弄好不行,我不踏实。”
“还有点自知之明,老子的钱就算扔到水里是不是也能听个响声啊?”魏少辉冷哼一声。
“都说了,下不为例。”
“狗屁,我说的是态度问题,跟你在不在丁家庄关系不大。”
融合流忍術大師 八卟
许晖又懵了,没听懂,反正跟着魏少辉说话很累,这厮总是说一半藏一半,云山雾罩。
“知道老子为什么选你和唐广林合作?而不是别人?”
许晖摇头。
“我身边有大把的人,经营管理的、财务预算的、工程施工的等等吧,方方面面,什么样的都有,我为啥不随便找几个跟他们合作?”
“不知道。”许晖还是摇头,这个问题他一直以来也想知道。
最初,许晖认为魏少辉看中了唐老板,与之一见如故,唐老板有才,生意上的嗅觉十分敏锐,加之有秦羽丰的缘故,魏少辉心里踏实,才会重点培养唐老板,他许晖则是被捎带上的。
但后来发现这种想法似乎过于肤浅,魏少辉身边什么样的人才没有?还有大波揣着钞票、排着队的人,巴不得能跟魏大少攀关系,求合作,人家什么身份?什么财力?
为什么魏大少看不上?独独选择了八竿子打不着,又要啥没啥的老唐和他呢?
“你清不清楚综超的项目价值有多大?”
“不知道。”
“一个综超算什么?”魏少辉再度冷哼,“就算再加上配套设施和仓储中心,也不过是芝麻绿豆,但它的价值在于方家营的整体改造,整体改造懂不懂?”
许晖再度摇头,纯粹一问三不知。
“卧槽,不跟你说太远,多了你也听不懂,总之方家营改造的价值很大,大的你难以想象。
“综超项目从设计到引资,再到与解百的合作,都是老子一手促成的。但谁也不知道,综超项目只是个引子,它是城中区旧城改造的牌子,整个方家营动迁,你知道有多大么?
“什么叫先拔头筹?从综超到之后的城建、新居民小区等等,设计理念和建设标准都是要求与综超高度契合的,老子占先发优势啊,但特么的这个时候就有人来抢肉吃了,你说恶不恶心?”
许晖还想说不知道,但从魏少辉语颠三倒四的表述中似乎听出来点眉目,魏少辉碰见了令他恶心的对手了,他辛苦栽了树,然后人家来摘果子了。
靈魂向往 穆初凡
無敵部落
魏大少心里有气,要发火可以理解,但许晖闹不明白的是他凭什么就成了出气筒子?
但是魏少辉接下来的一句话把许晖给惊的目瞪口呆。
“这个来抢肉吃的,跟我很熟,也跟你之前遭遇的一些事情有关,我选择跟你合作,就是想让他……草,总之让他心浮气躁,心态一坏就会出错牌。”
“你利用我?”许晖顿时反应过来,他虽然不知道魏少辉说的是谁,但以合作为幌子利用他是实实在在的。
“不完全。”魏少辉摇摇头,“关键是我认可你。”
“你特么扯淡!”许晖很恼火。
“信不信随你。但你还真别把自己当人物,以你现在的能耐和身份还难以进入他的视野,真正能让他心浮气躁的人,就在你身边,你在他就在。”
“邵强?!”
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沉渊之龙
“没错。”
哈嘍,我的前夫總裁大人 絲絲情網
“你个王八蛋,你搞你对手,自己拎刀上啊?你凭什么利用别人?”
“我不方便,而且这种事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许晖气结,你不方便,就去害别人?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那你特么有啥事直接跟邵强说呀,为啥让人家埋在鼓里?这样做不地道。”
你狂躁我不羁
“随你怎么想吧,反正我问心无愧。”魏少辉大言不惭,“这种事他知道的东西多了反而会束手束脚,就按他自己的想法往前走,跟我贴的越近,那王八蛋就越会心惊肉跳。”
“我烦了,真烦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儿。”许晖连连摇头,“你干脆找个理由,让邵强天天跟着你,不一样么?以你魏大少的能耐,未必办不到吧?”
“完全不一样,一点也不自然。”
“我草你大爷!”
“嘿,你个小崽子,再骂一句试试?!”魏少辉一把揪住了许晖的衣领,面目有些吓人,硬拽着他扭过身,面对潢川河,那架势大有把许晖给推下去的意思。
许晖死死的揪住了魏少辉的手腕和衣领,做了最坏的打算,弄不过对方也要拖着他一块下河。
弑天封 依旧的迷
在那繁花盛开的晚夏
追魂記
但很快魏少辉又叹了口气,用嘴努了努斜对岸下游的地方,“就在那里,对过河道拐弯的地方,前天发现一个小孩的尸体,被水泡肿了,有消息灵光的人说,这个小孩十五六岁,是被警方通缉的人,绰号叫小叮当,你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