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oa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743章 老師,您要爲我們做主啊(求訂閱,加更)-n3717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阐、截二教弟子杀得不可开交,待杀到不死不休时,各方纷纷派人去请圣人出面。
他们也掌控不住局面了。
望着同门身死道也消,两教弟子的心里都不好受。
那些毕竟是他们曾经的同门啊。
还有一些关系也不错。
我 能 追蹤 萬物
现在都死了。
一道真灵上那封神榜。
从此以后到也算是成神仙中人了。
但也受困于封神榜,需得下一量劫才有脱困之时。
但只要封神榜还在,他们就能无限制地借助封神榜重新出现。
这也算算另类的不死不灭了。
但这种不死不灭的方式,却让他们许多人都一脸阴沉着。
实在是不爽。
被束缚住,也不知要多少年月才能有机会脱劫。
不过。
眼下两教弟子却上杀红眼了。
阐教那边人少,但人家有人教、西方教的相助。
自然差距不大。
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死伤在所难免,可各方圣人仿佛都没有看见一样。
任由事态的发展。
越演越烈下,下面的那些人就坐不住了。
他们纷纷叫嚣着,要请各家的圣人前来,分明是要大干一场的意思。
不过。
他们似乎忘记过,无论是哪一位圣人,在商议封神量劫最开始的时候,都上告诉过他们静诵黄庭,不得外出。
免得招惹因果是非,免得入劫难中,上那封神榜就是自寻死路了。
现在呢。
大部分的人都当成耳旁风了吧。
阐教。
自有阐教门人上昆仑山玉虚宫去,要请那玉清原始天尊下凡,替他们做主。
誓要把那截教覆灭了。
广成子作为大师兄,这种事自然就落在他头上,“老师,现今姜尚师弟匡扶正义,兴周伐纣。
已到界牌关,但那截教弟子太多,又凶猛无比,阐教、人教、西方教三教间的弟子死伤惨重。
特来求老师相助之恩,那截教之人欺人太甚,要把他们都覆灭才好。”
原始天尊:“……”
老实说。
现如今封神量劫起,这场大战里哪一教派胜利与否,他关心不大。
教派道统,气运等等。
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哪有更高层次的境界好啊。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只要他们诸圣的‘大计划’能顺利实施就行了。
不过……
劍 靈 同居 日記
做戏还是要做全面一点才行。
原始天尊想了想,便说道:“既已至那界牌关,遇截教弟子阻,你等自当去解决办法即可,何来求我第1743章老师,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他也有些郁闷,自己门下的弟子,怎地个个都上如此。
一到关键时刻解决不了。
便要求他。
他可是圣人,又不是保姆。
加上是众人的师尊,又不是那等普通之辈,怎能如此。
冷然的目光下,泛起淡淡的寒意来。
老实说。
其实眼下的这些个弟子让他有些失望,和通天的那些截教弟子比起来。
似乎……
差得太远了。
这种远不上一般的远。
广成子闻言也有些苦涩,“启禀老师,非是弟子等人要求于老师,实乃那截教妖人已去金鳖岛碧游宫请圣人了,所以……”
言外之意。
人家截教的弟子都去请圣人了。
他们自然也要请圣人。
你结交有圣人,他们阐教自然也有圣人。
原始天尊:“……”
血吞星河
闻言后。
他心里有些郁闷起来,一脸难看不已。
实在是觉得心情不爽也。
早知如此的话,他就说自己不在玉虚宫了。
不过。
一想到‘大计划’后,他就释然了。
或许,时机已经来临。
既然截教弟子已去请通天圣人,那他原始天尊自然也要道场的。
哪怕是去演戏,也要演得真实点才行。
想到这里。
原始天尊的脸上便露出喜悦的目光来。
“既如此,那为师便随你走一趟吧。”
正版 修仙
见那广成子坚持,原始天尊也不再责怪了,“摆驾界牌关吧。”
“是。”
广成子自不敢有其他想法,赶紧传音给姜尚等人,先摆上香案,焚燃清香再说。
这是迎接圣人的基本做法。
往常的时候,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希望一切顺利吧。”
广成子心里默默地想着,他并不知道圣人们的谋划。
龙德传 李二少爷
也并不清楚这一次诸方圣人们的聚集所谓何事。
但他知道,这一次闹大了。
截教已经在去碧游宫请通天圣人的路上了。
不比他们慢。
而他们阐教有原始天尊。
那远方的西方二圣也快要来了。
人教的老子随时都有可能过来,这般情况来看的话。
各方圣人都要齐聚一堂了。
说不定会爆发圣人大战。
事实上。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还没等广成子回过神来,他就已经听说截教那边也请来圣人了。
而他那位师叔一言不合就摆下一个万仙阵,说是要与阐教贼子同归于尽。
截教本身就号称说万仙来朝,这一下子把万仙阵布置出来,便是要把整个截教的气运都当成赌注。
除此外。
诛仙剑阵也随时能布,阵中后手他也布置妥当。
誓要亲手而为。
各方圣人下凡来,自是在那界牌关相遇。
只不过。
在相遇前,他们各自都不能暴露。
截教这边的情况更是复杂。
因为教中弟子众多,特别是记名弟子,通天教主讲究的是有教无类。
只要是有点点缘分者,都算是他通天教主的记名弟子。
这就导致截教有万仙来朝气势的原因。
“老师,请您为我们做主啊。”
还没等通天教主回过神来,他刚来到界牌关,就被一群弟子围上来。
有亲传弟子,也有记名弟子。
后者占据多数。
他们见得通天教主真的出碧游宫,前来相助他们了。
自然欣喜若狂。
一个个都开始疯狂起来。
他们纷纷跪倒在通天教主面前,并且请求通天教主为他们报仇。
为他们做主。
他们内心原本是很彷徨不安的,见得通天教主并没有责怪后,不免松一口气。
游侠系统
一个个开始哀求起来。
“老师,还请您为我们做主啊。”
“老师,那阐教的人欺人太甚了,他们仰仗着道法精湛,都欺压我等。”
“请老师为我们做主,不少同门都死伤殆尽,呜呜呜……”
一时间。
不少截教弟子都在通天教主面前哀嚎起来,推行两个字政策。
仙武神医
——卖惨。
只要足够惨,只要在圣人面前装可怜,他们自然能得到圣人相助。
于是。
整个截教的营帐里开始卖惨的人不少。
大部分是记名弟子。
通天教主嘴角微微抽搐,见此,不由得老脸一黑。
他心道:“真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丢人又丢脸。”
他一点也看不起。
若非是为心中的那些计划,他一点也不想下凡间来。
现在嘛。
还是得演戏。
于是,通天教主安抚道:“你等放心吧,为师会为你们报仇的。”
说完以后便不管那么多了。
带着几个亲传弟子,他缓缓来到阐教的地盘上,“见过大兄、二哥。”
待三人相遇,一道道神异的禁制布置下后,三人均是相视一笑。
计划顺利开展。
他们自然要商议一下后续的事宜。
“大兄、二哥,待会儿咱们就要大吵一架,我扬言要布下诛仙剑阵,你们便趁机把其余三圣请来,然后我便……”
通天教主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说出来。
老子和原始再次体验到通天教主的聪明才智,不得不佩服起来。
也只有通天才有这个本事。
他们是很难想象到有这么完美的计划,现在也有些怪异起来。
内心是很慌乱的。
“三弟,以前真是委屈你了。”
原始天尊忍不住说道:“这一次后,咱们前进的道路就算是打通了。”
这真不错啊。
他和老子都很期待。
“善!”
老子也开口说道:“三弟,便依你所言进行吧。
封神量劫发展到现在,六圣四教门下的弟子无数,加上一些妖族。
也够那封神榜上之位了。
接下来,我们便要为自己的事而努力,而战斗!”
“好!”
通天见此,也迅速撤去法力,然后破口大骂,“老子、原始,你们妄为兄长,不讲武德!
居然以大欺小不说,竟然还想着要勾结外人来欺负自家兄弟。
好,真是好兄弟!
本教主今日在界牌关布下万仙阵和诛仙剑阵,你们可敢走一遭?”
“有何不敢?”
原始天尊一脸怒气冲冲地回答起来,“你且只管去布阵就是,只待三五日的时间我们就能破阵。”
一时间。
众人那叫一个豪气冲云霄。
一点也不害怕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在他们的眼里,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仿佛也不算什么。
大有随手就可以破掉的意思。
特别是原始天尊的表情,看得叫人目瞪口呆起来。
“好,那本教主就去把大阵布置好,让你等闯一闯。”
随着通天教主一道话音落下后,他便迅速抽身离去。
再也不管不问了。
也不想劝说。
四大教派的弟子们自然不清楚怎么回事,还以为是各方的圣人因为意见不和,矛盾又集中的缘故。
所以爆发了。
但……
事实上。
他们谁也没有参透其中的缘由。
——这只不过是诸位圣人们联合起来要演的一场大戏罢了。
九 幽 天帝
而最高部分,还没有到来。
现在嘛。
只是一个开始。
还早得很。
四大教派里,各方弟子们都很期待不已。
盼望着圣人之间的争斗兴起。
因为他们间的血海深仇,早就有痕迹了。
这是根本的因素。
那种眼睁睁看着同门身死道消,他们的内心也是很茫然不知所措的。
也很愤慨和难受。
阴沉的目光早已有之。
恨意连绵不绝。
杀意展出,一时竟叫人难以平复内心的恨意来。
哪怕是原始天尊的阐教,也是如此。
更不要说通天教主的截教有着万仙来朝的气势。
第一时间里,他们就接到通天教主的令,要布置万仙大阵!
原本很错愕,很惊讶。
特别是他的亲传弟子们,更是不理解起来。
要知道,一旦万仙大阵真的布置成功,就意味着他们赌上整个截教的气运了。
可这样一来,风险就大了。
也意味着在走钢丝!
万一失败的话,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