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xju好看的小說 銀鴉之主 ptt-第七百八十二章 消失的保林讀書-tpaxd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狄璐德市,荆棘树据点,绅士俱乐部中。
我的天赋五五开
身处与黑白色交织的祈祷室中,保林·维利亚看向了教堂的方向,通过帘布的缝隙,望向了外面的夜色。
他的心里,泛着怀念和惆怅。
向女神发誓,他这并不是什么新的、用来糊弄那些女士夫人们的花言巧语。
他并没有打算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像最近流行的怪谈故事里,那位忧郁诗人的想法。
说真的!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就转向旁边,准备开口。
但是,下一刻,他就顿住了。
半个月前加入的新人,那个好奇心很重的小伙子,已经不在了。
想起这些,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暗淡。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已经变了呢。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芬妮拉失控殉职的事件开始?
还是从狄亚戈离开教会的时候开始?
难以遏制地,保林泛起了一些想法。
狄亚戈那家伙,现在在哪?
之前的那次交谈,狄亚戈并没有死去的事情他已经大概确认了。
之后,他也有关注过相关消息,但是并没有收获。
“……也许他回来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他衣帽店倒闭了?”
保林呢喃了一句:
“然后在他失望的时候我说一句衣帽店变成了花店?”
然而并没有人能够回应他。
保林左右扫了一眼。
如果没有意外,之后不久,他也要前往郡教区一趟了。
自从那些事以来,他对于序列,对于途径,对于非凡者的力量开始执着。
现在的他,已经是“秘仪执事”了。
修道徒途径,序列8。
而且,他也已经完成了序列8的契合。
其他人也许很难想象,他的契合,是在一个月之内完成的。
他自己也难以想象。
毕竟,他的妹妹,艾琳现在甚至都还没有踏入序列8。
然而,保林对于自己契合速度快的事情,并不怎么高兴。
原因,就是在队长他们都相继调离之时,阿莱娜希娅,那位看上去很温和的女士,对他说的一句话:
“你听到了吗?女神的声音。”
他听到了。
在“秘仪执事”完成契合的时候,他听到了。
重生本人就是豪门 僾果
杨过重生在都市 天外飞雪
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虽然很多人都认为他这个男人会信仰蔷薇女神,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但是,保林自己并不觉得。
他虽然表现得不像虔诚者,但是,他的行动是确确实实的。
完全遵照了教义。
而现在想来,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秘仪执事”序列的能力,能够通过秘仪来转换能力的使用上,他的目标都是蔷薇途径。
但是,也正是因此,他发现了一件事。
他使用秘仪执事的能力通过秘仪变幻出的能力,和蔷薇途径的序列能力并不一致。
似是而非?
这一点,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在很多时候,他也根本不会用出那些能力。
他很想知道为什么,但是,又担心自己会被判断为出了什么问题。
可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失控的迹象。
他很正常。
他很正常,那么,不正常的是…….
保林的怀疑对象,转向了自己能力的目标。
“秘仪执事”的能力是通过秘仪准备后,转换成对应的能力。
不敢询问他人,保林也没有一直放任不管。
而在某一天,他借助着自己学到的各种仪式知识,设置了一个仪式,试图沟通女神。
当时,他并没有得到回应。
他的仪式,似乎失败了。
關洛風雲 沈沖
但是,在仪式结束后,他的耳边,却是响起了那个声音。
那个声音并不会对保林的询问作出回答。
那个声音,只是时不时地重复几句话。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的能力,完成了契合。
伏凰 三千盡頭
但是…..
这正常吗?
虽然他很想说自己得到了女神的眷顾,但是,女神真的有眷顾他吗?
成为荆棘树成员的这段时间,见识过各种各样的诡奇现象,他也会在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下意识想到各种非凡者,各种各样的途径。
自己完成契合,真的是女神的眷顾而不是其他的…..
完成契合,要进阶下一序列的话,他需要前往郡教区。
贵族和蔷薇途径低序列的魔药配方,在狄璐德市就有。
傲剑秦时 羽刃
中序列以后的魔药,需要前往郡教区获取。
而且,他也确认过,并不只是去郡教区,郡教区也没有魔药配方,都是从总部教堂转移调派过来的。
尽管修道徒途径和贵族、蔷薇两个途径相比,不那么被重视,但是,他也莫名地感觉有些危险。
是的,感觉。
在完成契合的那个时候开始,他的直觉也变强了很多,莫名地,就仿佛预知一般,他思考什么事情,往往会有一种直觉般的感应,而这些感应,最后也往往都被证明是正确的。
尽管不是什么时候都有这种预感般的直觉伴随,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有,而且,他知道得越详细的事情,预感就越强烈,知道得越少的事情,往往预感就会模糊到自己都不一定感觉的到。
想到这些,保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也许自己应该放松一点。
最近在那位拜因斯的先生的领导下,狄璐德市的各种事件都会在短时间内被快速解决——
那些巨大的、有着狼一般形体的灵体,有时候比起他们这些活的非凡者还要管用。
比起那些,自己还不如多制作一些旧印。
虽然因为消耗和储存时间的关系,很少有非凡者使用这些旧印,但是,毫无疑问,这些物品是有用的。
而比起其他人,保林在制作旧印上,有着其他人所不能及的天赋。
但是,就在保林站起身来,准备走向祈祷室右边侧门,准备去魔药室筹备旧印时,他习惯性地对着女神的神像做出了祈祷的动作。
这个刹那,血色仿佛浪潮一般用来,笼罩了保林的意识。
视野之中,几乎一切事物都变成了血色。
保林试图挣扎,但是,他的动作仿佛迟滞了一般,艰难而缓慢地动了一下后,就消失在了那无人见到的血色之中。
寂静,再一次回到了祈祷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