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rhz精品玄幻小說 生活系大佬-第十章 危情展示-jqi25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威斯庄园,南,猎场。
焦虑,恐惧,担心,绝望。
狭小颇深的空间内,屏气凝神的白白,各种情绪中,唯独没有怀疑。
负责引走怪兽的爱人,有没有受伤,不清楚。
涉险离去的爱人,有没有找到救兵,不知道。
除了等,除了牙关紧咬,双拳紧攥,白白这会儿,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敢做。
时间,度秒如年,空气,似乎静止。
回想起和爱人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白白的脸,不知何时,却是湿了。
从未有过的后悔,不该任性,嚷嚷着爱人带自己打猎。
从未有过的担心,不该放任爱人,独自涉险。
从未有过的。。。
“白白,白白。。”
“你大爷,老娘在呢。”
突然响起的男声,别提有多吓人,随手抹了把眼泪,回过神的白白,习惯性喊道。
“等我,坚持住。”
两之间线段最短,连滚带爬,不对,横冲直撞的孙凌宇,无视前方的阻碍,途径之处,皆是残枝细杆。
“你没事儿吧?”
刨去沟上的掩体,看着沟内灰头土脸的爱人,孙凌宇喜极而泣道。
“没事儿你大爷,真当老娘是超人啊,一个人躲这儿,但凡有一丁点动静,老娘的心肝脾肺肾都要跟着颤五颤,你再晚点来,老娘都能吓早产。”
视线里的媳妇儿,连骂带哭,哇哇哇的。
无名的裘德 托马斯·哈代
孙凌宇憨憨的挠了挠头,顺口说出了声:“你才怀了4个月零一周。。”
“你是杠精本精吗?你身上的血怎么回事儿?那怪物怎么样了?找到人手了吗?”
不等爱人说完,白白抹了把鼻涕,语速贼快,看起来贼凶。
“林红去找那只兔子了,放心吧。”
回想起那道闪电般的身影,孙凌宇说罢,脚蹬地面,轻轻一跃。
随着扑通一声,瞬间趴在坑里的白白,就这么被爱人,毫无征兆的扑在了脸上。
“你大爷,你知道你多胖吗?快下去,胸都叫你压瘪了。”
身上压了只猪的感觉真不怎么样,喘着粗气的白白,挣扎道。
“草。。”
似是发现了什么,翻身落地的孙凌宇,表情有够古怪的。
缓过劲儿的白白,看了眼爱人的脸色,瞬间爆炸。
“你大爷,你个没良心的,你媳妇儿担惊受怕,你到好,一来就压我,就想。。。唔。”
“啵,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身体出问题了。”
一记长吻堵住爱人的嘴,孙凌宇说话的同时,原地蹦了蹦。
“老公?你没事儿吧?你到是跳啊。”
看着原地踮着脚尖的爱人,白白蹙了蹙秀气的眉,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跳的这么有仪式感的人。
“我。。。我跳不起来了。”
随手将墙壁砸了个沙包大的洞,孙凌宇叹了口气,林红那句有得必有失,孙凌宇懂了。
“干嘛不说话?”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回过神的孙凌宇,缓缓扭过头,不知何时,原本坐在地上的爱人白白,已然晕了过去。
“老娘怕是想老公想出幻觉了。”
“老娘这应该就是回光返照吧?”
“草,家里那头猪连个泡面都不会煮,肚子里还有个小猪仔,老娘绝不能就这么挂了。”
“特喵的,老娘必须坚持住,必须自救。”
“。。。”
片刻后,缓缓睁开眼的白白,无视面前砸墙玩的男人,呢喃自语个不停。
闻声扭过头的孙凌宇,咧着嘴笑了笑,柔声道:“醒啦?你再等等,我给咱砸个楼梯。”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妈耶,这怪物怎么还在。”
“原则不放炮,职责看下家,金三和银七,危险二五八。小鸡不能打,一打就是俩,二五先打八,拆边不拆卡,有风先打东,打东不落空。。。草,老娘和你拼了。。”
爱人也不知是怎么了,嘴里说着胡话,看起来奶凶奶凶的。
孙凌宇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摁上爱人的脑袋。
“你放开我,你个兔子精,我老公马上就带人回来了。。。”
萬界至尊
身高差的缘故,拳拳落空的白白,一边说,一边化拳为脚。
总算明白过来的孙凌宇,一把将爱人抱进怀里,“你每个月5号来大姨妈,咱俩的结婚纪念日是你生日,咱俩的第一次是在校门口的小招待,你出的钱,80块。”
“。。。”
白白的表情,是这样的,(老规矩)
“我不是兔子精,我是你老公。”
抬手抚了抚爱人的背,孙凌宇接着说道:“这个世界变了,就像是林老板先前说的那样。”
“是变了,你也变了,变成怪物了。”
倔强的脑袋,紧贴爱人的胸膛。
感受着爱人有力的心跳,浑身无力的白白,低声呢喃道。
“傻子,我没变,我只是觉醒了。就像你以前看的女频小说一样,我之所以能随手打穿这土墙,是因为觉醒。”
怀中的爱人,真对得起那句一孕傻三年。
孙凌宇紧了紧搂着爱人的胳膊,继续说道:“我刚被那只兔子踹了一脚,找到林老板的时候,差点挂了。。。后来林老板也不知道给我灌了瓶什么,再睁开眼的时候,就觉醒了。”
“所以我老公是超人了,以后我也不敢凶他了,我。。。”
红着眼眶的白白,声音哽咽,怎么看怎么心疼。
孙凌宇抿了抿唇,连忙保证道:“放心吧,你在咱家永远都是说一不二的那个。”
“真的吗?你不是骗我吧。”白白弱弱道。
“我发誓,以未来儿子的名义,我要骗你,就让他。。。”
“他什么他,放开我。你大爷的,被只兔子吓就算了,你也跑来吓我,真当老娘是吓大的。”
“。。。”
爱人的脸,翻得简直不要太快,愣在原地的孙凌宇,疑惑的挠了挠头,总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
“你刚说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儿?”
回想起爱人先前的异常,重新夺回家中主导权的白白,直接问道。
“有得必有失,我的体质和力量增强了,相对应的也失去了弹跳和速度。”环顾四周,孙凌宇悄声说道。
我要稳稳的幸福 今息
“体质,抗揍,力量,拉仇恨,老公,你这是。。。”
一记小跳,两腿缠上爱人的腰,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白白说着说着,脸却是红了。
“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烫?是发烧了吗?”
感受自脖颈上的温度,腰杆挺得笔直的孙凌宇,踩着先前砸出的坑,一步一步的带着爱人,回了地面之上。
“老公,体质和耐力有关系吗?”
发烫的脸颊,深埋进爱人的肩,吐气如兰的白白,羞涩道。
“应该有,我刚一路跑过来的,一点不带喘。”
“老公,别走了,我们回去。”
“回去?回哪?”
“坑,里。”
“啊?你想干嘛?”
“想。。。。”
林场往北,威斯庄园。
面带愠色的林凝,轻轻的敲着手中的酒杯。
若不是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好奇的要死的林凝,真想亲自去卫生间看看孙凌宇到底觉醒了个什么牛掰能力,居然能觉醒这么久。
“夫人,我找遍了二楼所有的卫生间,并没有看到孙先生和林红。”
十分钟后,再次返还的约翰,扫了眼要多乖巧有多乖巧的莎莎,实话实说道。
“我去,这算什么,不知道我在等结果吗?”
等了半天等了个空气的感觉,真不怎么样。
林凝撇了撇嘴,心情很不美丽。
“孙先生先前一直在叫爱人的名字,想来应该是第一时间去救人了吧。”
孙凌宇之前的惨状仍在眼前,约翰捋了把精致的八字胡,说道,
“我说的是林红,这家伙,什么时候做事这么不着调了。”
没好气儿的看了眼墙上的时间,林凝抿了口杯中酒,继续说道:“人救媳妇儿,你跟着凑什么热闹,速度回来,送莎莎走。”
“啊。。。”
自说自话的林老板,看起来别提有多诡异。
莎莎鼓了鼓嘴,正欲开口的时候,视线里,突然多了个女人不说,女人的手里,还拎了只半人高的大灰兔。
“嘿嘿,孙凌宇说遇见了个怪物,我顺带去找了找。”
林红笑着挠了挠头,解释道。
“一只兔子需要这么久吗?”
下颌微抬,缓缓站起身的林凝,说话的同时,特意上前拿高跟鞋的鞋尖,点了点大灰兔的肚子。
“这只兔子出现的很蹊跷,避免后患,我刚又把林场排查了一遍。”
弹指给兔子补了个眩晕状态,林红解释道。
“兔子的事儿先放放,孙凌宇那家伙怎么样了?和先前有什么不同?”
应该是想到了什么,林凝尴尬的笑了笑,话题转移的很是生硬。
“我有暗中观察,林场的硬土他可以轻易打穿,从家里跑到林场这一路,他的心跳,呼吸,没有丝毫变化。”林红说。
“这怎么可能?初次觉醒的人最多也就是自身2-4倍的增幅,你说的这两样,哪样对得上号?”
特意看了眼系统界面,林凝皱了皱眉,问道。
“事实的确是这样。”回想起先前听到的对话,林红闪身上前贴着林凝的耳,“这家伙也觉醒了特殊能力,也是两样。”
“确定?”林凝问。
“确定,他的原话是,有得必有失,我的体质和力量增强了,相对应的也失去了弹跳和速度。”
青春刻印 瀟月落影
应该是为了增加可信度,林红后半句,特意模仿了孙凌宇的声音。
“呵,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家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余光扫过欲言又止的约翰,林凝说罢,给约翰丢了个疑惑的眼神。
“夫人,我也想觉醒。”
重回九四
约翰很直接,仅仅是为了更好的服务林凝这一点,约翰就有非觉醒不可的理由。
“你急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觉醒有多危险吗?”
双眼微眯,再三打量过面前低垂着头的约翰,林凝淡淡道。
“夫人,我坚持。”
西遊之諸天萬界
感受到来自林凝的视线,约翰缓缓抬起头,眼神中的坚定,一眼可见。
“坚持个屁,我是有办法帮人增加觉醒成功率,但不代表就一定能成功。”
林凝明显是生气了,说话时的声音,都比先前高了很多。
一言不发的约翰,紧紧的攥着拳,眼神有够坚定,人也有够倔的。
“你应该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真要挂了,你让我怎么办?”
不等约翰开口,林凝接着说道:“听着,等汲取舱研发成功,第一个给你用。那玩意儿只要宝石够多,就是百分百,懂吗?”
“夫人,危险无处不在,我怕。。。”
“少废话,有我在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上帝都不行。”
约翰明显是被孙凌宇的事刺激到了,想到那个险些被兔子弄死的男人,林凝深吸了口气,低吼道;“孙凌宇人呢?又不是救爷爷,怎么这么久?”
“额,那个,这个,我们还是别管他了。”
傲踏九天
——————
双耳再动,看着面前明显在气头上的林凝,林红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火上浇油的好。
“实话实说,你听到什么了?”
林红的表情有够古怪,俏脸带怒的林凝,冷声道。
靈異紀實:鬼來了貳 隔壁老王
“真没什么,我,我们还是回去吧。”
“连你都不听我的话了吗?”
“好吧,他和她爱人在坑里那什么呢。”
林红语速极快,意思不难理解,正喝酒的林凝,噗的一声,喷了对坐的莎莎一身。
“啊。。”
“啊什么啊,双手抱头,我帮你擦。”
莎莎的反应还挺大,林凝狠狠的瞪了林红一眼,一边说,一边拿过纸巾,在莎莎的胸上,抹个不停。
“咳咳,夫人,我们该走了。”
紧咬双唇,两手高举的莎莎,俏脸绯红。
正对莎莎的约翰,清了清嗓子,说道。
“哦。对了,我有只耳坠找不到了,应该是在花园掉的,你去帮我找找。”
“额,是,夫人。”
即便知道林凝是在瞎说,约翰这会儿,也不得不走。
“还有你,把这兔子弄醒,送还给孙凌宇,给他个手刃仇人的机会。”
“额,好。”
一阵脚步,待两人相继离开后,林凝抬手摁上莎莎的唇。
“别说话,手举高,我帮你把里面擦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