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f5y非常不錯小說 玉虛天尊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章威逼利誘的巫教展示-lj6e8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诸仙自三清境下降,站在女娲界外。
此刻,女娲界的规模已经超过女娲真身。
女娲道身双手高举世界,蛇尾盘在旧世界废墟上,而女娲界扩张之势仍在继续。
最终,女娲真身会彻底毁灭。
太清教主轻叹:“娲圣以身重塑寰宇,功德无量。此后,娲皇之名便是造化圣母,创世女神。”
他话音落下,冥冥中大道有感,无量金花紫气涌现,为女娲氏凝聚尊位。
诸仙纷纷颔首。
娲皇暗处冷笑:本皇御临帝座无数量劫,需要你们册封?
魂月:過往神話 莊生蝶夢
问题女友恋上我 悦夏
不过她也明白。太清教主这是一番好意,而且是主动服软,希望娲皇和玉清争斗时稍微留手,不伤仙道气运。
毕竟诸仙都尊您为圣母了,你好意思以大欺小,对他们下杀手吗?
上清教主打量女娲界内中乾坤。九重清霄、芸芸众生、十地魔境,九幽冥土……
最后,他着眼于九重清霄之上的一团道光。那是任鸿昔年炼化大罗道影的地方,如今一团道炁缓缓运转,演化大罗天雏形。
“大罗天即将孕育,先将三清境搬下去吧。”
三位教主同时出手,缓缓拉近三清境和女娲界的距离。
任鸿盯着那团大罗道炁,额头天眼张开。
那团道炁便是女娲界的本源道炁,昊天之根。在道炁中又有六御帝相以及无数道神本源运化。粗略看去,犹如一朵六瓣灵花。
任鸿想起一事,悄悄问玉柱道君:“师兄。我记得宇宙破灭后,大罗天尊避居大罗天。显然宇宙末日难伤大罗天。既如此,为何上个宇宙、上上个宇宙的大罗天不在?”
要是大罗天不损,那么应该每一量劫的大罗天都不改变才对。
玉柱道君笑道:“大罗天对我辈而言,既是依仗也是道种。一方宇宙破灭后,我辈龟缩大罗天中。直至下一量劫开始,打碎大罗天以万道侵染宇宙,从而确定天数。继而诸圣下界,重证大罗道果。而当宇宙运转至巅峰,再度凝结大罗天,以待下一个量劫。”
如果将宇宙看作树,那么大罗天就是种子。
每一个宇宙,大罗天尊们培养一颗种子。当量劫末日之后,他们躲入种子等待下一个宇宙的成长。然后再度培养种子,继续等待宇宙成长。
明白这一点,任鸿又联想到一件事。
既然宇宙能以大罗天避劫,那么如果无数大罗天尊联手打造一片圣境,是不是可以在无量量劫之后得以幸免?
然而这个猜测莫说他,便是玉柱道君都不知道答案。
但在那个由三十八位教主共尊的无量劫纪中,的的确确按照这个方案,联手打造了一座道界。那座道界融汇三十八位教主的大道,用来保护所有大罗天。
然而在无量劫中,教主们翻车,三十八位教主全部陷入沉睡,直到后来娲皇复苏,才将同伴们一一唤醒。
三清境拖着娲皇宫以及天皇封印靠拢女娲界。世界外侧的天壁吱吱作响,依然承受不住压力。
“女娲界的能级还是有点低。”
众仙等了一会儿,女娲真身中的造化本源尽数注入世界本体,然后真身坠入下方的旧世界。
太清教主叹了口气,遥遥对虚空某个方向行礼。
显然,这是娲皇出手,主动送葬了自己的真身。
“娘娘圣德。”
身后,一群仙家古神随太上教主行礼。
得到娲皇最后的造化本源,女娲界徐徐在虚空展开,女娲真身坠入下方的旧世界废墟,被女娲界真正碾碎,化为一片暴乱的先天道炁。
“徒儿,把净世剑取来。”
任鸿闻言,将净世剑递给玉虚上人。
玉清教主握住宝剑,有感里面的九火大道,不由一笑:“你这神兵蕴含本界天道权柄,倒是一件刑罚众生的圣物。”
随手一斩,剑光化作万万丈光芒,女娲真身所化的道炁连同太昊帝纪废墟,统统在这一道剑光中毁灭,融入新世界。
天空蓦然涌现一片功德祥云,玉清教主随意将功德注入净世剑,还给任鸿。
“此界之中,此剑无物不克。”
说完,教主隐约听到耳畔的冷哼声。
但债多不愁,他装作没听好,和两位教主携手祭起三清境,对着女娲界上方轻轻一落。
三清境落入大罗道炁,与道炁相合,化成一座更加完成的万道大罗天。
这一重天在任鸿开辟的九重清霄之上,乃众圣之境,大罗所尊。大罗天中,三清境自成一体。又有娲皇宫高垂天极,封印天皇真身。
此时,莫名玄气从虚空落入娲皇宫,万道霞光垂照大罗天。
三位教主心有所感,遥遥对娲皇宫方向行礼。
“玉清,昔年恩怨就在这一劫了了吧。”
娲皇入主神宫,一些女性古神道君面露喜色,连忙赶往娲皇宫。至于焦顼等人,也要把挂靠在娲皇宫的道境挪走,以免打扰娲皇清修。
玉清教主露出苦笑,但是没办法,谁让自己当初坑了女娲一把。非要逼得女娲舍去道身,演化了这一方世界?
不过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到底和太元见了一面,有了一世情缘。就让她随便报复吧?
廢柴棄妃之涅槃重生
只是可惜我这些门人,不知要死去凡几。
教主看着身后玉清门人,脸上难掩忧愁。
纵然娲皇不跟小辈计较,三教围攻昆仑山时,他的门人少不得送上大半去天庭。
“不过我三个弟子在天庭为帝君,想来也能照拂一二。”
教主安慰自己,随后和其他教主一同圈定道场。
他笑道:“轩辕帝纪开始,这一劫我辈返还本来面目,索性将名号也改回来吧。贫道入主昆仑,沿用‘元始天尊’之名。”
长生道人指着女娲界中的万寿山:“这一劫,我恢复镇元道号,坐镇万寿山,号与世同君,乃地仙之祖。”
太清教主:“这一劫中,贫道要化身入世走一遭,又要把俗家名号带出来。”
耀月大陆
上清教主剑指东海,将金鳌岛四周的洪水打散:“这一劫我又要用通天之名。不过这一次……师兄,该轮到我们截教报仇了。”
玉清教主不以为意:“师弟之道向来不注重天数,这次纵然尔等占据天道大势,也难保截教气运。一切来日方长,且看手段吧。”
四位仙道教主定下道场后,元始天尊看向后土、魔祖以及佛门二圣。然后目光看向天外方向。
诸位教主和他态度相似,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天外有什么同伴下降。
李耳道:“看样子,这一劫下场的教主,只有咱们八人和娲皇。诸位也早些圈定灵山,各自开辟道统吧。”
血海老祖冷哼一声,身后两道剑光斩向女娲界上空被封印的真魔主。但玉清封印犹在,他仍然无法拿回上一劫遗留的道行。
元始天尊不以为意:“老朋友,你上一劫被拆了三世身。虽然在宇宙之外,你仍是教主之尊,魔道元首。但现在宇宙之中,被我打回成道之前,还是老老实实当你的教主之下第一人吧。”
他们这些圣境教主与大道相合,鸿蒙之中永恒不灭。但在宇宙内,却要遵守宇宙内部的天道规则。
上一劫,元始天尊拆了魔祖的三世身。逼他在这一劫无法恢复教主道行,更无法夺回晋升气机,只能等这一量劫结束,才能于下一个量劫恢复真身,找回场子。
“元始,你别高兴太早。这一个万年天地劫后,后面两个天地劫都是我魔教的机会。”
血海老祖转身遁入幽冥,回归血海世界。一众魔圣见了,有一部分追随老祖进入血海,化身阿修罗王。另一部分变幻仙佛姿态,拜入几位教主名下。其中以通天教主名下的魔道大圣最多。再其次,便是后土娘娘的巫教。
梧桐不言 风在青萍末
后土娘娘含笑望着这些魔神加入己方。
除却这些大罗魔尊外,她身后有帝江、玄冥、烛九阴、奢比尸、蓐收、句芒、共工、天吴、强良以及弇兹等十位大神。以及大羿、刑天、夙沙、金虹、夸父、龙伯等神明。
单论声势,倒也不逊色几位教主。
后土心中很是满意,对西方两位教主:“两位,你们先吧。”
西方两位教主念了声佛号,化身阿弥陀佛以及准提佛母。
阿弥陀佛开辟极乐净土,而准提佛母招呼定光道人:“定光道友,你既已开辟灵鹫寺一脉,我等佛国之中当有你一席之地。”
定光道人神色微动,默默看向元始天尊。
天尊负手而立,微微颔首。
定光道人斩出化身,化作一尊定光如来(燃灯佛祖),演化佛国加入佛教。
“你们有意化佛者,现在可以斩出化身,帮两位道友圆满过去三千佛。”元始天尊意有所指,任鸿看到妙玉、广法等几位师兄师姐纷纷行动。他们各自凝聚菩萨法身,如来真身,开辟一重重佛国世界站在定光如来身后。
妙玉仙姑的如来身号“正法明如来”。广法天尊的如来身名“龙种上尊王佛”,皆是佛教中的顶级大佬。
阿弥陀和准提两位教主显然对此见怪不怪。
“定光,你为过去佛祖,主持佛界。待释迦降世后,度他成道。”
命燃灯佛祖打理佛教后,两位教主率一众古佛转身离去。
任鸿偷偷看元始天尊表情,天尊不以为意。
若是门人能从佛门参悟教主大道,度过无量劫,不也是一件好事?可惜这些门徒千劫以来仙佛双修,也只有慈航和文殊等寥寥几人提升最明显。
而且两位佛门教主把权柄让给定光,这佛教真正做主的人,可都是他的徒儿,自己又不亏。
“师弟,你学着点。咱们这些大罗天尊除却成道之前的出身外,每一劫游戏人间,经常彼此转换立场,不足为奇。”玉柱道君偷偷对任鸿努努嘴,看向不远处的纪清媛和弇兹神。
弇兹巫祖站在后土娘娘身后,但纪清媛忍不住好奇:“姐姐,你好端端的仙道天尊,人族古皇,为何要跑去当魔神?”
而且巫教摆明跟姬辰作对,你去巫教好吗?
跟农皇一起协商火云洞地点的姬辰默默抬头,看了一眼弇妃。弇妃娘娘幽怨地回望姬辰,再看了看身边的后土娘娘,欲言又止。
后土笑眯眯:“放心,本宫只要你这丫头的一尊化身,将人族气运和巫教相连。这样一来,对你们人族没坏处。你要是不放心小情郎,可以再化一尊分神去帮他。”
弇妃闻言,老老实实道:“我已遣派化身坐镇火云洞。稍后前往娲皇宫侍奉娘娘。至于化身——”
她身后九道玄气纠缠,又化作一尊九天玄女站在西王母身后。
西王母道行比诸位教主略有逊色,但也站在大罗的顶点。按照元始天尊的约定,她和东华帝君执掌群仙仙籍,乃男女仙班之首。
“这一劫,又要叨扰老师了。”
“无妨,你原是我西昆仑上客,继续如此便是。”随后,西王母目光落在祝融大神身上:“这一劫,大神也要在南昆仑落脚,跟我与元始道友共掌昆仑吗?”
“咳咳……”后土轻轻咳嗽,美眸幽幽看向祝融。
西王母面色一冷,挡在祝融面前:“姐姐,你要立你的巫教,何必对我昆仑人动手?”
上一劫她和元始、祝融合作愉快。原本这一劫打算继续合作,可后土抢人未免太狠了吧?
她瞪着蓐收和强良两位大神。尤其是强良,这家伙就是她的人,结果被后土抢去,如今连祝融也要拉走?那日后,我在昆仑岂非只有元始道友一个邻居了?
想到这,西王母对此很是不满。
奈何娲皇不露面,面对后土娘娘这老牌教主,她着实有心无力。
元始天尊敲击如意,慢吞吞道:“娘娘,你让祝融斩一化身入主巫教便是。”
“化身可不成。祝融可是我们巫教的主力。”烛九阴乐呵呵道:“若是他不来,巫教实力不足。老朽只能另想办法了。”
你们不让祝融过来,我回头真身从泰皇墓走出来哦。
元始天尊面色一顿。
这一劫三教围攻昆仑,他已经做好被后土、师弟、娲皇、佛门二圣这五位教主联手群殴的准备。
因此,他不打算让魔祖恢复。等魔祖恢复,这一劫又多一个人暴打自己。
如果烛龙真身出来,以他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怕是自己又要多一个大麻烦。
“罢了,我就走一遭吧。”祝融拉着两位好友的手:“我那南昆仑传给董朱小子,恐他独力难支,两位多多照拂。”
元始阴沉着脸,正色道:“老弟放心,你徒儿如我亲徒看待,定会护他一劫周全。”
西王母也道:“我回头与他客卿身份,自由出入西昆仑。只要我在西昆仑一日,保他长生安乐。”
三人上一劫合作愉快,将魔祖吊着打,手拉着手上依依惜别。
“两位老友放心,待巫……之后,我再回南昆仑。”
等巫教灭了,我就回来了。所以,你们要抓紧啊。
后土呵呵笑看三人叙情。
灭我巫教?这一劫先把你们阐教打崩!
任鸿在诸位大佬交流时,默默望着天空,放空自己的意识。
但耳畔不断传来天吴的魔音。
“任鸿,你日后见了娲皇陛下一定要帮我解释,我是被逼的啊。我根本不想去巫教,更不想当什么巫祖。我这好端端的水神,怎么就变成风神之首,变成巫教的风道顶尖高手了?我要当水神啊……呜呜……”
天吴拉扯他的袖子,八张脸眼泪鼻涕横流,沾了任鸿满身。
若非当年太羲和天吴的情分,任鸿早就闪人了。
但现在,他只能好言安慰。
“放心,娲皇肯定理解。毕竟……”
毕竟被后土娘娘威逼利诱去巫教的大能,又不止你一个。连娲皇得力帮手之一的祝融都被强掳走,更别说你这小小水神。娲皇记不记得你都两说。
当然,真话太伤人。任鸿还是含蓄安慰了几句。
“你确定?”
十六只眼睛可怜巴巴看着任鸿。
“嗯,确定。”
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任鸿挤出笑脸。眼看元始天尊招呼群仙前往昆仑,他连忙告辞离开。
诸仙回归人间,教主们各自开辟道场。
一重重神光仙气自道场涌出,遍布世界,促使女娲界继续扩展。最终达到昔年太昊帝纪的规模。
只是昔年太昊帝纪是诸天诸界的结构,而眼下这一劫为三界一体。小千世界尽数藏在洞天福地。
任鸿随玉清诸仙一起来到昆仑。看着玉清教主重新修整昆仑,并将凡人送出昆仑,开始在九州繁衍。
非卿不娶,腹黑公子追妻难
—————
“为师立道于昆仑,尔等各自挑选洞府,日后每十年讲道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