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rvq人氣都市言情 皇兄萬歲 剪水II-2.雨夜狼妖(第二更)推薦-ghd4w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霞光被黑暗吞没了,然而夜幕之上,却无星辰。
风渐阴冷,晚来欲雨。
夏极起身,去收晾在屋檐下的衣服。
那不过是两件宽松的棉衣,一件是自己的,一件应该是…这一世妙妙的。
其实,他和妙妙每个人也就只有两套衣服,一套在家穿,一套外出穿。
春夏两季把夹层棉花取了,秋冬两季再把棉花塞回去,这两套衣服就可以四季穿了。
当年,妙妙带着他从皇宫逃出来时,显然异常匆忙,只随手带了点珠宝。
而那点珠宝典当的钱,却已经在这辗转的许多年之中,彻底花光了。
在这粮价肉价高昂的时代,要不是妙妙还会剑法,两人说不定都要饿死了,哪里还有房子住?
夏极收完衣服,就进入了屋里,屋子大约长五米,宽六米,由两个粗布帘子隔成了三个狭窄的小空间。
中间摆放了一张粗糙的木桌、一张长椅,显然并非市场上购买、而是自己用木头制作的。
甚至夏极脑海里直接映入了姐弟两人打造这木桌、长椅的情景。
除此之外,东西两个小空间里的床,也是两人一起打造的。
小狗阿泰
木桌靠墙的边上则是整齐地放着两个瓷杯、瓷碗,两双筷子,一个铁锅,一个水壶,两根各烧了一半的蜡烛。
桌子靠东那边,则是放着一本佛经,一些纸张,还有笔墨,另外再加半个巴掌大的烧饼。
夏极睡的位置本就靠着东边,所以桌子东边也是他所坐的位置。
按照妙妙的意思,靠东边能够早早地晒到太阳,会更暖和些,而她是习武之人,身体好,不需要这种暖和,便是让给了夏极。
而,桌子下面,则是一个小柴火炉子,一小袋米,还有墙边堆着的一些干柴。
这些,就是姐弟两人几乎所有的家当了。
夏极没点蜡烛。
若是没什么事,点了蜡烛照明,实在是浪费。
于是,他便开始迅速检查自己的身体。
果然,所有力量又消失了,这身体不过是个凡人的躯体,
只不过…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道韵却还能被隐隐感知,提示着他“可以将物体化作他躯体的一部分”。
“果然是猜对了,这道韵真的带来了。”
夏极在检查身体状况时,忽然生出了一点奇异的感觉,他遵循着这感觉,走到屋门前的一个水缸前,借着微光,看向缸里的道影…
这一看,他不仅愣了下。
丑妃无敌
因为他此时的面容,居然和自己身为大商九皇子时一模一样。
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呼~~
风过。
缸上的水面北吹皱了,他的脸庞也顿时模糊了起来。
夏极侧过头,一阵萧杀的秋风,糅杂着让人骨子里都会发寒的冷意吹来。
冷意让这少年被冻得本能地缩了缩。
“快下雨了。”
“这身体虚弱的厉害,可不能受了寒。”
于是,他急忙回到了屋里,先是关上了两扇油纸窗以免雨水打入,然后又带上了屋门。
为了节省,他还是没点燃蜡烛,只是一个人坐在黑暗里,思索着今后的路。
但无论今后的路怎么走,他首先要等到妙妙回来。
啪嗒…
啪嗒…
油纸窗响了两下,便是没了声音。
安静了大概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天地便是忽地喧哗了起来。
风如长号,雨如轻铃,呼啸揉着沙沙的声音,顿时弥漫于这一方大地,风吹树响,雨打枯叶,落了一地枯黄。
而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门外有匆匆的脚步声,
脚步声并不响,带着某种轻灵,但似乎是两个人。
紧接着…
只听吱嘎一声。
门被推开了。
萧索的秋风卷着寒凉和雨丝钻入了门里。
夏极侧头,见两个阴影轮廓站在门前,隐约可到是两个灰衣女子,只不过那两个女子的衣服却完全没有湿,显得有些古怪。
他想了想,记忆里似乎没这两个人。
忽地,他目光一动,看到了墙壁一面古铜镜上的反光。
反光里,门前哪里有两个女子,分明是两头狼。
而就在这时,两女似乎确认了屋里只有一个人,便忽然把背后藏着的手取了出来,同时带出来的还有两把刀。
然后缓步往前踏来…
漫威心靈傳輸者 心宿天蠍
夏极神色平静,温和地问了声:“两位姑娘,是来索命,还是要东西的?”
他平静的声音里藏着一种奇异的魔力,
穿越之我不是囧囧
似乎无论索命,还是要东西,
他都不会因此而心动,惊慌。
而这般温和的声音,让那两个明显是狼妖的女人愣住了,竟也情不自禁地也跟着温和了下来。
左边那灰衣女人轻声道:“我们想要些吃的。”
夏极温和地问:“要吃我吗?”
这充满魔力的声音,不知为何,让两个狼妖只觉得心惊肉跳…
好似,她们正在亵渎什么存在一般,而生出一种大惊之色的战栗之感。
以至于,两妖连声道:“不不不,不是。”
说完之后,她们又觉得奇怪了。
她们可是狼妖…
山里实在没东西吃了,就想着跑到小镇边上寻些食物。
如果实在迫不得已,便是悄悄吃个人,应该问题不大,现在她们是怎么了?
为什么竟然生出一种“不敢”的感觉?
正想着的时候,
温和的声音,又在黑暗里响起。
“过来坐吧,请把门顺带关好,天气冷,风寒凉。”
两只狼妖里,左边那个还愣着,右边那个却已经把门关好了。
然后两妖居然真的顺从地坐到了桌子边,两双眸子如是“藏不住了”,而在黑暗里泛着油绿的光芒…
其中一个狼妖竟然承受不了心底的压力,而解释道:“其实是因为太饿了,没办法,所以才来寻找吃的。”
说完,她就纳闷了,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但是面前之人就是有那么一种奇异的魔力,让她无法不这么做。
壹捧玫瑰灰 衣露申1981
夏极想了想,把手边那半个烧饼掰开,递给了两个狼妖道:“吃吧。”
两个狼妖接过,便是大口吃了起来。
忽然,其中一个瞥到桌上放着的佛经,愣了半晌。
再联想到这人类少年的玄异,忽然之间,福至心灵,竟是直接退后跪了下来,“请您开示。”
妖皆有求法之心,亦常在寺庙周围徘徊,只是常常不得其妙,此时有如此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她们虽然不知夏极是谁,但却已经明白自己之所以会有种种奇异的反应,完全是这少年所致。
萌魔王
另一妖也恍然,竟跟着跪了下来,诚恳道:“我们想要求法,请您开示。”